首页艺术资讯 正文
正文
造假的艺术:收藏界人士打眼不分国界
2018年05月14日  [ 科技日报 ]

  前些日子,法国一家专门收藏已故画家Etienne Terrus作品的博物馆公开宣布,其收藏的140幅作品中,超过半数都是伪作,并且博物馆已经为这些伪作花费了数百万元。看来,收藏界人士“打眼”,还真是不分专业业余,也不分国界的。

  说起来,伪造艺术品恐怕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。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《韩非子》就记载了一桩造假的公案:“秦昭王令工施梯而上华山,以松柏之心为博,箭长八尺,棋长八寸,而勒之曰:‘昭王尝与天神博于此矣’。”为了显示自己的不凡,昭王生生伪造了个假古迹。

  到了汉朝,真正意义上造假的“祖师爷”出现了。这人名叫新垣平,是赵地的一名方士。他连续向皇帝献上玉杯和周鼎,把汉文帝忽悠得晕头转向。不过他碰上了爱较真的死脑壳、人称“释之为廷尉,天下无冤民”的大法官张释之,被揭穿了谎话,诛灭了三族。

  我国造假之昌盛始于明代,在民国时期达到了顶峰。最为知名的,莫过于张大千。叶浅予说他:“穷追古人之迹,穷通古人之法,最后达到穷探古人之心。”论起来,模仿揣摩出了作者的心意,运用纯熟的笔法,造出来的伪作几可乱真,就颇有几分“艺术”的色彩了。

  其实,与张大千同时代还有不少“造假”高手,成功欺骗了顶尖鉴定家的也不乏其人。汤安,字临泽,浙江嘉兴人,善篆刻、工书画,还曾经在一家报社担任过副主笔。但最被人津津乐道的,是他仿造古玩字画的功夫。

  汤安的金石书画学自篆刻大家胡菊邻,又跟诗词大家潘飞声学过古诗文辞,他能触类旁通,又能潜下心来,认真研究复制宋元书画,仿制古陶瓷、铜器、碑帖、竹刻、印章等,前后长达三十多年。

  汤安自己擅长篆刻。有一年,镇江某大户人家因故要当卖家产,汤安借此机会购进了一批积古的犀牛角料,制成了一批“明代印章”,设法卖给了金石收藏家葛昌楹。据亲眼见过这批印章的篆刻家陈巨来说,这批伪造的印章包括了文水道人、祝枝山、唐伯虎、沈石田等名人印章,印章“其底之深之平,叹为观止。而虫蛀、裂纹尤为逼真,印底所存旧迹朱泥,虽以水泡数日亦不脱也”。用水泡观察以油泥是否脱落是当时重要的鉴别手段,由此可见汤临泽造假功底之深。

  葛昌楹一见之下大为倾心,花费巨资购入了汤安的“家传之宝”,什么苏轼米芾黄庭坚赵孟






· 我是有底线的 ·